【毕马威财会专区】探讨企业购买云存储/云服务的会计处理

什么是“云计算”?

随着互联网的持续发展,基于云存储的云服务已经成为企业经营的主要选择之一(www.biqiang.net)。根据云服务协议,企业通常向云服务供应商支付费用,以换取互联网上软件的访问权并存储企业的信息,而相关软件及信息托管在云服务供应商的基础设施上。

企业签署云服务协议后,为了使供应商软件与企业已有系统对接、适应企业具体需求等,通常会要求供应商或企业自己的IT部门进行一些软件使用的衔接或调整工作,并发生相关成本(简称“实施成本”)。该类实施成本可能较为重大,如何核算该类实施成本,是很多企业关心的问题。

实施成本的会计处理

上述实施成本会计核算的关键在于判断企业通过云服务协议购入的是软件资产还是服务合同。以下框架可以帮助企业确定如何对实施成本进行会计核算。

✥ 注:

  1. 根据我们的经验,云计算服务协议通常不会产生《企业会计准则第6号》下的软件无形资产。
  2. 包括云服务供应商将服务分包给第三方的情况。
  3. 若企业提前支付,则可能存在一项预付账款。

如何应用框架 —— 该服务是否可明确区分?

该服务是否与软件访问服务可明确区分,比如是否可由云服务供应商以外的企业来提供?

若云服务供应商提供实施服务,则企业应评估该服务是否属于获得软件访问服务的一部分,还是可明确区分的。企业应使用《企业会计准则第14号——收入》所提供的原则进行评估。

若实施服务由企业内部或由云服务供应商以外第三方来提供,则无需进行评估,因为这些服务与云服务供应商所提供的软件访问服务之间可明确区分

可明确区分:

如果由云服务供应商提供实施服务,但另一家企业(如咨询公司)能够在不提供软件访问的情况下提供该服务,则实施服务与软件访问服务之间通常可明确区分。原因是,在这种情况下,云服务供应商的实施服务对企业能否从软件中取得预期利益并非密不可分。

不可明确区分:

若实施服务仅能由云服务供应商来提供,则表明该服务与软件访问服务不可明确区分。

例如,若供应商同意修改现有的软件代码或编写新代码来对软件进行定制,则该定制服务通常不可明确区分。

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应将相关实施成本在其取得对定制软件的访问权时(即在合同期内),确认为费用。

如何应用框架 — 是否存在单独的无形资产?

该支出是否在CAS 6下产生一项单独的无形资产?

通常不会。根据我们的经验,只有在个别情况下1企业才需要确认单独的无形资产。

原因是,只有当企业取得软件无形资产的控制权时,可直接归属于使该软件达到预定用途的成本才会予以资本化。

云服务合同不包含此类资产。因此,企业不应把可直接归属于使软件达到预定用途而发生的成本(如配置和测试成本)予以资本化。

注1:在企业现有软件和云计算软件之间创建新接口的成本,可能构成CAS 6下的单独无形资产,例如编写企业所控制的新软件代码。

举例说明

问答集锦

2021年3月,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解释委员会 (IFRS Interpretations Committee,以下简称“IFRIC”) 作出决议,澄清了:在客户(即,购买方)不控制软件无形资产的情况下,如何对云服务合同中发生的实施成本的会计处理思路。

由于中国企业会计准则和国际财务报告准则持续趋同,所以IFRIC在上述决议可以借鉴在中国准则的实践中。上文中的框架分析是根据IFRIC的议程决议以及中国准则的趋同原则而编制,希望可以帮助企业确定如何对云服务合同的实施成本进行会计处理。

本文内容仅供一般参考用,并非针对任何个人或团体的个别或特定情况而提供。虽然我们已致力提供准确和及时的资料,但我们不能保证这些资料在阁下收取时或日后仍然准确。任何人士不应在没有详细考虑相关的情况及获取适当的专业意见下依据所载内容行事。本文所有提供的内容均不应被视为正式的审计、会计或法律建议。

©2021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毕马威企业咨询(中国)有限公司及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均是与英国私营担保有限公司— 毕马威国际有限公司(“毕马威国际”)相关联。毕马威国际不提供任何客户服务。各成员所均为各自独立的法律主体,其对自身描述亦是如此。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 — 中国合伙制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企业咨询 (中国) 有限公司 — 中国有限责任公司;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 — 香港合伙制事务所。版权所有,不得转载。毕马威的名称和标识均属于毕马威国际的商标或注册商标。

主营产品:德国Z+F三维激光扫描仪,德国AICON扫描仪,美国微纳3D打印机,旋转分度台,德国EOS金属3D打印机